Erin Edwards

安心画画/写文/吸文野黑执

玄不救非氪不改命,依然是捞不到爷爷的一天🙃(总觉得画了个小姐姐🙃
有参考

emmmm,就是这样的一张。
动作有参考
光,我需要光!!!怎么画光效(」゜ロ゜)」

算了算了就丢个线稿吧。。。
上色好累
感觉眼睛还可以就一起发了。。。

嗷嗷嗷哦嗷嗷啊时隔两个月再次打开文炼,竟然赌到了中也,
先生生日快乐么么哒,在下立刻去吧您的生日贺图画完
(赌到中也的时候太激动没有截图,然后先生竟然把乱步桑带出来了啊啊啊啊啊,我啊啊啊啊啊幸福来的太突然)

依然Q版,我芥就是可爱(已死×
参考是一个挂件

少年国王

寄予凡多姆海威家无名的小少爷

  • 非常心疼小少爷

  • 个人痴汉的乱七八糟的情感发泄吧

  • 我会继续加油的

  • 第一次写文,文笔 很烂

少年国王
    少年的国王,该是什么模样?裹在金线织成的皇袍里,手握珍珠裹身的权杖,头顶歪斜红宝石的皇冠还略微有些大,周身是玫瑰的馨香,常青藤的宝座上开满蔷薇,四周是和鸣着的夜莺。我们的少年国王便是着个模样。
    这位小伙子——他才12岁。的确是个小少年。如释重负的长出一口气,他倒在他那绣花的御榻的软垫上,注视着壁炉里正熊熊燃烧的大松木圆木,脑子里转悠着的是这一天的闹心事。瞪着水蓝色的宝石般眼睛,像是重现的阿多尼斯,又像是刚被救回的小兽,那幽深不见底的瞳里,少了小少年应有的欢愉,有的却是与年龄极不相称的冷漠。
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从御榻上站起来,倚着壁炉的雕花庇檐,四下打量着这间灯光阴暗的屋子。墙上挂着代表美神胜利的华贵壁衣。一个嵌镶玛瑙和天青石的大橱把一个角落填满了,面对窗户立着一个非常精巧的柜子,它那些漆格子都是洒着金粉和镶金的,柜子上面放了几个精致的威尼斯玻璃酒杯,和一个黑纹玛瑙的杯子。绸子床单上绣着浅色的罂粟花,它们象是从睡着的倦手里掉下来的;有刻着直槽的长象牙管撑起天鹅绒的华盖,大簇的鸵鸟毛像白泡沫似地,从那里伸向天花板上的灰白色银浮雕。一个青铜的那喀索斯满脸笑容,两手伸出头上,高高地捧着一面光亮的镜子。桌上放了一个紫水晶盆。
    窗外,现出礼拜堂的大圆顶,象一个虚幻的东西,隐约地耸在一大片阴暗的房屋上面,菲尼有些疲乏,正在夜雾笼罩的河边台地上踱来踱去。远远地在一座果树园里有一只夜莺在唱歌。白玫瑰的淡香从开着的窗送进来。三年前,这一切都曾被烧成灰烬,就连他们也……他把他深蓝色的柔软头发从前额向后掠回去,那喀索斯手里的镜子中,少年的右眼闪着幽幽紫光。桌上的象牙棋盘上,仍是当年与那人未解的棋局。他发沉的眼睑垂了下来,一种少有的消沉一下子支配了他。
    钟楼想起午夜的钟声,他按响了铃,浑身漆黑的侍从给他换上睡袍,给他倒上玫瑰水洗手,往他枕头上洒满花瓣。过了一会儿,他入睡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✽+†+✽――
   他在睡觉时做了一个梦,下面就是他的梦:
    他觉得他站着一个安静的大宅子里,到处是生日时的装饰品,只是一点人声没有。微弱的月光从薄雾里渗出来,映照过落地格子窗,溅在怎么踏都不会有声响的厚地毯上。
    推开一扇门,少年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,那是什么,不祥的铁腥味萦绕不散,那是……
嘎吱----对面半掩着的门被推开,惨白的月光中显出的,是少年10岁的身影。
    “塞巴斯蒂安!什么,怎么会这样……手上黏黏的……呀……呜哇啊啊啊啊啊,父……父亲大人!母亲大人!血……受……受伤了!快……快醒醒啊!醒醒!”微弱的月光下门口十岁模样的小少年脸上是什么表情啊!
    脸色苍白的小少年颤抖着抬起了头,望向了少年国王,小手哆嗦个不停“你是什么人,你,你对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做了什么?”,我……我……“啊啊啊啊啊大家都死了!救命啊”尖叫着,颤抖着,少年仓惶地逃出了房间。
    到处都是刺鼻难闻的气味,空气污浊又沉闷,墙壁淌着血流。
   “我……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少年国王如是问自己,他看见自己的手中,鲜血淋漓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”
    “砰----”
    是什么声音?“救救我啊!”尖叫从门后扑面而来
    “我在……我在……3年前的宅子里”
    红色啊,安阿姨最讨厌的红色。
    殷红的血,殷红的火,盘旋,飞舞,向少年国王袭来,无处可逃。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”
    年轻的国王大叫一声醒来,瞧!他在他自己的寝宫里,透过窗户,他看见一轮蜜黄色明月悬挂在暗淡的天空。
    然后他又睡过去了,做了这样一个梦:
    他觉得他正站在有着昏黄灯光的圆形大厅里,一百个黑衣人在躁动不安。他身边的是什么人?带着面具,穿着最为华丽的礼服,满脸的兴奋,期待着什么?少年国王看着他这样想。
    “各位虔诚的修道士修道女门”那个祭司模样的胖男人如是说着,喧闹的人群似是静了下来“距离上一次新月已经过去一个月了,容器终于填满了”什么容器?少年国王不解“那么,就开始今晚的崇高集会吧”
    “今晚的主角,便是他们”那是……那是……目光所定之处是10岁的少年们瘦弱的身躯。
    “那么今晚的第一只羔羊,到这边来?”

耳旁是狂热信徒的欢呼与尖叫。

“放开夏尔放开他!”少年国王想这样喊出来,可他的舌头像是冻住了,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“夏尔!!!”

“那么,向恶魔献上我们的祈祷吧”

“不要啊!不要带走他!”

“降临吧,被地狱之火缠绕的人。”

“求你们了,住手”

“吸食流淌鲜血的邪恶之兽”

“谁都可以,救救夏尔!”

“请您在月光的加护下,与我们结成契约”

“住手啊啊啊啊啊!!!”

祭台上的鲜血比任何红宝石都鲜红。

少年国王看见自己正穿着黑色的道袍。

年轻的国王看见着一幕,不由大叫一声醒来,窗外黎明长长的灰手指正抓着星空的尾巴。

“我在哪里?”

冷冷的,是雨,不是雨,而是乱响的、叫人站不住脚的倾泻下来的水,是狂暴的充满了旋卷的黑暗的水旋风,从四面八方倾泻下来。寒气渗进骨子里,少年国王打了个寒战“快点回去吧,让塞巴斯蒂安泡点红茶暖和一下。。。”

离宅子还有一段距离,少年国王知道他该走快点。只是,只是为什么走不到呢?

“是你吗?我可爱的侄子”

“文森特,夏尔回来了!”

“这不是夏尔哦。,欢迎回来。”

“夏尔~阿格尼备好了咖喱,快来一起尝一下,啊啊啊不要板着脸嘛”

“欢迎回来,夏尔大人”

朦朦胧胧了显出不清晰的人影,是你们啊,少年国王露出凄凉的浅笑,都说了不要和我有太多关系。 

“你,要是从来没有出生就好了啊!!!”

是安阿姨啊,我当然知道

“为什么要杀掉阿格尼,为什么,我们不是朋友吗?”

朋友这事我从没有说过啊

“为什么活下来的是你啊?”

啊,让你失望了。活下来的是弱小软弱的我啊!

我,是为了自己而活的啊!!!

为什么要挡住我?让开!凡多姆海恩家的当家是我!少年国王跑起来,是梦都是梦,我!还要活下去!

雨声,雷声,踏在水里啪嗒啪嗒的脚步声,是少年国王最后的挣扎,也是最后的舞会。

舞起来,是最后的国王之舞。是疯狂的路易十四。

“咔踏”是门打开的警告。

“欢迎回来,我亲爱的弟弟。”台阶上和他相似的少年,有着和他截然不同的笑容。

 

少年国王猛的坐起,清晨的阳光已经泻进高高的落地窗,从外面花园和庭院的树上传来了鸟儿的歌唱。已是又一个早晨,少年国王不知道它所面对的是什么。

“早上好,少爷,到您起床的时间了。”羽翼漆黑的恶魔正等候在一旁,“今天的早餐浸三文鱼和薄荷沙拉,配餐有吐司、烤饼、意式面包,您要哪一种?”

是的,不必害怕,他会一直守护着少年国王,直到谎言成为真实的那一天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018.3.3      Erin Edwards


妄想5 那个我喜欢的人
我大概是个痴汉吧_(´ཀ`」 ∠)__

3号妄想
莫名的有点攻???
期待3月3日的Dead Apple,所以三号妄想先生的衣服是白色那套Ծ ̮ Ծ
后两张是不同的表情?,可能也没什么区别吧¯\_(ツ)_/¯
(等等,这套衣服好像是没卷袖子的。。。吧。。。)